2021年11月30号    星期二

-传递正能量 宣传中国梦-

传播中华文化 打造中国品牌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传统文化 > 萱草文化的前世今生
传统文化

萱草文化的前世今生

时间:2021-11-16 11:41来源:光明日报编辑:刘明轩点击量:6076

清代李鱓的《萱石图》 资料图片

明代李在的《萱花图》 资料图片

为庆祝建党百年,北京长安街上设置的“开天辟地”主题花坛,大量使用了萱草。本报记者 李韵摄/光明图片

【守望家园】

说起送给母亲的花,人们总是想到康乃馨。其实,中国传统文化中也有一种花是代表母亲的,被称作“中华母亲花”。

今年,为纪念建党百年,北京长安街沿线布置了10组主题花坛。其中,建国门的“开天辟地”,是一组表现中共一大旧址和南湖红船的花坛。花坛中就采用了这种花——萱草,以表达“献给母亲”之意。

以萱草作为“母亲”的象征,由来已久。此文或许可以助您重拾淡忘的民族记忆。

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。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”这首诗中的“草”就是萱草。人类文化的根本是孝道,《隋书·帝纪·卷三》说:“孝悌有闻,人伦之本,德行敦厚,立身之基。”在家尽孝、为国尽忠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。

出身风雅殿堂:从个人之忧到家国之忧

萱草出身风雅殿堂,翻开历史的书卷,可以看到萱草文化意象早在两千多年前的《诗经·卫风·伯兮》中就已经出现:“焉得谖草,言树之背。愿言思伯,使我心痗。”表达了对出征在外的夫君的思念之情。“谖草”就是萱草,《尔雅·释训》说:“谖,忘也。”东汉许慎所著《说文·草部》注:“宪,令人忘忧艸也。从草,宪聲。”疏云:“君子既过时不反,己思之至甚,既生首疾,恐以危身,故言我忧如此,何处得一忘忧之草,我树之于北堂之上,冀观之以忘忧。”这是对萱草赋以忘忧之意的开端,之后被广泛运用在历代的文学和绘画作品之中。曹植、夏侯湛、傅玄等文学大家都曾为之作颂或作赋,黄筌、赵昌、赵孟頫、唐寅、文徵明、徐渭等历代书画家都曾创作过萱草题材作品。据相关研究者统计,先秦以来专题吟咏萱草的诗歌达300多首。

为百姓苦难、黍离之悲、民族命运而深深忧思的“忧世”情怀,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内容。随着历史文化的进步与发展,以萱草写忧的文学意象愈益丰富,不仅有个人感怀的抒写与体物写志,更有着心怀民瘼的深深忧愁以及饱含对国家民族的关切,萱草文化平添了厚重的社会意义。比如北宋石延年《题萱花》诗:“移萱树之背,丹霞间金色。我有忧民心,对君忘不得。”“移萱树之背”即“言树之背”的典,但《伯兮》中的“忧”只是思妇对征夫思念的个人之忧,而“我有忧民心,对君忘不得”却是家国之忧。作者把萱草与忧民之心相连,体现了对于民生维艰的忧虑和深重的忧患意识,极大地丰富了萱草意象。

群体心理与记忆:慈母意象的生成与兴盛

在文献典籍中,三国至魏晋时期开始集中出现“宜男花”这种名称。这一时期战火纷飞、瘟疫疾病流行、蝗灾为祸,饿殍遍野,中原地区人口锐减。西晋周处《风土记》曰:“花曰宜男,妊妇佩之,必生男。又名萱草。”反映了当时的人民渴盼生活安定,企盼子嗣兴旺、瓜瓞绵绵的美好愿望。

之后萱草宜男的象征意义发生了向代母主题的转变,明代林弼《林登州集·怡萱堂记》:“萱有‘宜男’之名,故为子者托以为母之义焉。”由宜男所言母子关系,得出萱草为母之义。特别是隋唐以后,萱草代指慈母的文化意象开始普遍显现。“萱草生堂阶,游子行天涯。慈亲倚堂门,不见萱草花。”这首大家耳熟能详的孟郊《游子》诗,尽管还是以忘忧为主题(在北堂种萱草减轻母亲思念远行游子之苦),但这是最早明确将萱草与“母亲”联系起来,慈母形象已经跃然而出。

唐人牟融在其《送徐浩》中直接以萱代母:“知君此去情偏切,堂上椿萱雪满头。”宋代家铉翁的《萱草篇》“人子惜此花,植之盈北堂。庶以悦亲意,岂特怜芬芳。使君有慈母,星发寿且康。……”明确表述了植萱“悦亲”以及萱草代母的意象。其后一系列与祈愿母亲安康、祝愿母亲长寿,以及赞美和怀念母亲的诗歌与绘画作品在历史长河中产生,成为积淀于传统文化中的鲜明象征符号。明代宫廷画家李在的《萱花图》即画萱花一枝,一茎斜伸右上方,茎梢有萱花数朵,或怒放或含苞,左上自题七绝一首:“帘卷薰风夏日长,花含鹄嘴近高堂,筵前介寿双亲乐,颜色辉辉映彩裳。”在祝寿图中,具有特定长寿寓意的物象常与萱草同时出现在画面中,比如元代画家刘善守的《萱蝶图》就是极好的例子,画中的蝴蝶、灵芝、白头翁都是长寿的象征。再如明代文徵明的《松萱图》、清代扬州八怪之一李鱓的《萱石图》等,都是以萱石、松萱搭配作为祝寿的作品。

明清以降,特别是清代考据学盛行之后,有着对以萱代母主题象征内涵的怀疑与争论,但在思想文化环境以及主体创作取向的推动下,萱草传统意象内涵生成并兴盛成为客观必然,其作为中华母亲花的象征意义被特别强化,逐渐内化为中华民族群体心理和记忆,是当之无愧的母亲花。

新时代新实践:传统意象融入当代生活

文化作为人类物质成果和精神成果的总和,是各民族的人们长期生产、生活的产物,要围绕时代和社会的需要进行新的实践,让萱草的传统文化意象融入当代生产生活方式,“以古人之规矩,开自己之生面”。

作为一种常见食材,萱草中的一种——黄花菜,对接社会需求具备极大的可行性,可以会同企业、高校和科研机构,推动萱草与黄花菜产业融合发展,通过广泛种植与食用,既能实现商业价值,又能传播文化价值,促进萱草文化符号价值的新时代构建。

作为一种观赏花卉,不同品种的萱草可以铺陈在各种花坛绿地中,装点人们的生活。比如,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期间,北京长安街名为“开天辟地”的立体花坛中,萱草作为主打花卉围绕在“中共一大会址”造景周围,寓意“献给母亲的花”;在第十届花博会的上海园中,萱草作为主题花卉展出,展现“百年庆华诞忠孝献慈母”寓意。

作为传统孝亲文化的代表,“中华母亲花”——萱草在观赏之余还具备了深厚的文化底蕴。上海应用技术大学结合倡导和推广中华母亲节活动,已连续举办5届萱草文化节和12届中华母亲节,举办系列文化活动,弘扬孝亲爱国思想,凝聚中国文化力量。这些都是萱草文化的当代阐释与合理应用。

一言以蔽之,萱草文化需要着眼当代生活方式与价值追求,挖掘、凝练中华母亲花的时代价值,融入教育等各方面的力量,使萱草文化谱系作为文化资源发挥“可持续”的创造作用,激发更根本的文化动力,让优秀传统文化内涵贴近生活,激活内生动力,成为情感、道德滋养的新源泉和培育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重要精神力量。

(作者:董国文,系上海应用技术大学图书馆书记、上海高校智库“美丽中国与生态文明研究院”高级研究员)



声明: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


责任编辑:刘明轩

艺术家查询

姓名

证件编号

产品查询

产品名称

证件编号

工作人员查询

人员姓名

证件编号